六十多岁的卢学老两口子

2020-03-06

六十多岁的卢学老两口子,已经孤独地过了十几年了,孩子们都在南方打工不在家,常年的不回来,就连今年过年一个都没回来。上岁数了,地里的活有时也干不动了,今年一点地没包,就只种了自己家的这几垧地。七月了,地里的活都干完了,又能闲一段时间了。
下午了,天渐渐的凉快了,卢学睡醒了午觉,他打算下午开始收拾毛葱地,该种秋白菜了。他从炕上坐起来,把腿顺到炕沿下,伸开了双臂,张大了嘴巴打着哈气,抻着懒腰。他伸完了懒腰,坐在炕沿上,低下头在屋地上找到了自己的鞋,他刚把鞋趿拉到了脚上,柜盖上的电话就响了起来。他匆匆地站起身子,几步来到了小柜跟前,伸手从柜盖上拿起了电话。他的心有些激动,一晃已经两个多月孩子们没往家里打电话了。今天的电话是女儿啊还是儿子。可他更希望打回来的是孙子的电话。
“喂!你好,您是卢学家吗?”电话里传出了一个男人的声音,这声音有些垮,不是自己儿女的声音。
卢学有些奇怪,他对着话筒愣了一下,马上接过话茬说道:“ 是啊!你是谁啊?干哈啊?”
话筒里传出了嘻嘻的笑声,笑了几声过后,话筒里的人带着笑声说道:“嘻嘻,您老把我们给忘了吧,您想想,关里还有啥亲亲。好好想想?”
卢学想了一下,他突然想到了自己的外甥,自己的外甥比自己小五岁,也五十多岁的人了。一晃有几十年没见着了,那还是知识青年下乡的时候,自己的外甥媳妇是上海的知青,外甥媳妇返城的时候,自己的外甥也去了上海。打那以后,自己再也没见着自己的大外甥了。
“妈呀!你是伟翔吧”卢学惊喜地喊了出来。
电话里哈哈地一笑说道:“是啊,我是伟翔,您是?”
“啊!我是你老舅啊,哎呀妈呀,这多少年没看着你了,你今年是不是五十六了,我们都三十多年没看着了,你在上海还好吧。我记得你比我小五岁,你媳妇还好吧?你闺女是不是也快三十了。她是不是也结婚了,该有小孩了吧。你现在是工作呢还是退休了?”
卢学听到了是自己的外甥打来的电话,心里乐得都不知道说啥好了,他问完了这样问那样。电话的那头只是静静地听着,偶尔回了一句半句的。过了一会儿,只听伟翔在电话里说道:“老舅啊,您老先别说了,我在开车往回走哪,都过了辽宁了,估计明天下午能到家。等我到家了,咱们爷俩再唠。你外甥媳妇还有您的外甥孙女都在车上那,我是想提前跟您老打声招呼。这次回老家先到您那,完了在上上坟,到各家走走,都看看,一晃三十来年没回去了,都走走。就这样吧,我的手机快没电了,明天到家咱们再聊。”说完,那头电话撂了。
放下了电话,卢学的心里久久的不能平静,他好高兴啊。他几步来到了屋外边,一眼看到了老婆子正在鸡架旁边喂小鸡仔,他高兴的告诉老婆子:“哎!老蒯,你猜谁来电话了。”
老婆子头都没回地回了一句说道:“还能是谁?你的几个没良心崽子呗,除了他们,还有谁会往咱们家里打电话。”
“哈哈,老东西,这回你可猜错了,是伟翔打来的电话。”
“啥?大姐家的大外甥?你可别扯了,瞎白话。他上哪里能知道咱们家的电话?”
“哈哈!真是他打来的,他们是开车回来的,都过了辽宁了,说明天下午能到家,一家三口都来了,到家第一个就上咱们家来。”
老婆子看着卢学的样儿,知道这不是在说谎。老太太一听也高兴了,她一躬身子,站了起来,回过身子看着卢学说道:“那你还愣着干哈啊,麻溜滴,赶紧的收拾院子,都划啦划啦。我进屋去收拾屋子,别等人家明天到这了,咱们家埋了吧汰的,让人家笑话。”
老两口子高高兴兴的忙乎起来了,老太太在屋里擦地板,抹窗户镜(玻璃),收拾屋里的破破烂烂。老头子拿着大扫帚,划拉着院子。一晃几天没下雨了,一扫帚划拉下去,小院就冒烟了。一团团的尘土,飘满了院子。老太太擦着窗户上的玻璃,刚擦下去了,老头子扫起的尘土就又落了一层,老太太一看,停下了手里的抹布,她看着老头子大声的喊道:“哎!你干啥呐?扬长那。瞧瞧你整的冒烟咕咚地,人家的玻璃还擦不擦了,啊。你怎么属 的,就顾你自己的那一头呢。”
老头子听了老婆的话,他哈哈地一笑说道:“我操!你这老家伙,还 拐弯抹角地骂人呢。我不属 的,你不是该守寡了。”
两个老人,忙乎了好半天,总算是忙乎完了。老婆子看着卢学说道:“哎!你上东大道上截一辆车,打车上街里呗,咱家也没啥菜啊,你上街里去买点。大外甥乐意吃猪爪子,你买几个生的回来,明儿早上咱把他烀上。等外甥他们到了,也烀好了。明天早上再把大母鸡杀一只,用高温锅煮上。等孩子们都到了,喝点鸡汤,吃点烂鸡肉也挺好的。
卢学乐乐呵呵地上了一趟街里,花了三百多块。买了不少鱼啊肉的。第二天一早,老两口子就满院子抓开了鸡,一只大母鸡被撵得满院子乱飞,老两口子造的跟个灰土驴子是的。老婆子一边撵鸡,还只扪的骂老头子,她抻着老头子把鸡架门打开了,让鸡都跑了出来。
一个多小时过去了,老两口子撵鸡撵的是满身是汗啊,可小鸡还是没抓到一个。眼看着快要到八点了,坐在房门口歇一会儿的老两口子,起身又要开抓了。就在这时,屋里的电话响了。卢学赶忙的进到了屋里,摸起了电话。电话里传出了伟翔的声音 :“老舅啊!我到哈尔滨了,我在外环被交警抓住了,说是超速。车被扣到了临时停车场里,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,罚款五千。我身上也没带现金啊,钱都在卡里。可这里又没有银行,更没有刷卡机。人家给了一个邮政的卡号和一个人名,让我们的家里人把钱打进那个卡里。我们家的三口人都在这里那,求您老帮我个忙呗,在你那里给那张卡里打进五千块钱,等我到家就还你。”
卢学听了,二话没说,他道:“伟翔啊!你别着急,行到是行啊,可老舅这里你是知道的,农村这儿那有银行啊。要邮钱,那得上站上,三十多里地哪,再说了,我也不会整啊,我一个大字不识,你还不知道啊。这样吧,我上哪院老石头家,让老石头帮忙跑一趟吧,求他给上一趟站上。我把老石头的手机号给你,我马上就上那院,你一会儿你往那个手机里打电话,咋邮你跟他说,我把钱带上,马上上那院儿”。
老石头听了卢学的话,等着手机里来电话,不一会儿,手机的铃声响了。老石头接起了电话,电话的那头找急忙慌地说着,告诉了老石头一个卡号,一个人名。撂下了电话,卢学就把五千块钱塞到了老石头的手里,又替另拿出一百,这是打车的钱和邮费。老石头接过钱,他有些不愿意动弹,可又没办法。走吧。老石头刚走了两步,他突然想到,自己的老姑娘不是在站上住吗,让老闺女上一躺邮政储蓄不就结了吗。想到这,老石头站下来,他掏出了手机,打通了老闺女的电话。
“爸!你有是啊?”
老石头说出了卢学家里的事,并让她给上一趟邮政储蓄,钱、你哪天回来那天就给你。
老姑娘还没等听完电话那,她就哈哈地笑起来说道:“爸啊!你们是不是被骗了,这两天我这里有一对老两口子就像你说的那样,被骗去了一万块钱那……”
老石头一听,马上就明白了自己该咋做。他翻开了刚刚打进来的那个电话,在自己手机打进来电话的记录上,打进来电话的那个地址是广东的。可卢学外甥的家是上海的,地址不符。老石头为了进一步求证,他把电话打了回去。那头的伟翔接通了电话,老石头第一句问的就是:“你是伟翔吗?你把你老家的住址说一遍。”
对方一听,直接就骂了一句:“你个老犊揍得,你瞎跟搅合个嘛,王八蛋。”骂完,撂了。在打、也打不通了。
老卢头子手里拿着那没被骗走的五千块钱,眼泪都下来了。他狠狠地骂了一句:“我X他血奶奶的,我家的电话这骗子是咋知道的?”……



共 29 9 字 1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本小说给我们讲述了卢学接到一个陌生的电话,善良又快人快语的他差点被骗子骗了钱的一个故事。读完这篇小小说值得我们警惕的是:遇到类似情况的时候我们不要着急说出自己知道的情况,让骗子有了可乘之机。主人公卢学就是在对方还没说出是谁的情况下,把骗子误认为食外甥伟翔,还把伟翔的情况一五一十的全讲出来,才导致了下面被骗。作者的语言老道,生活化,特别是对人物形象的刻画更是活灵活现,栩栩如生,本文对卢学的刻画就让人觉得好像此人就在面前“卢学睡醒了午觉,他打算下午开始收拾毛葱地,该种秋白菜了。他从炕上坐起来,把腿顺到炕沿下,伸开了双臂,张大了嘴巴打着哈气,抻着懒腰。他伸完了懒腰,坐在炕沿上,低下头在屋地上找到了自己的鞋……”学习作者的创作手法,语言表达。建议共赏!【编辑:脂砚儿】
1 楼 文友: 2014-07-19 17:25:59 很是欣赏作者对人物的刻画,形象,生动,具体,符合人物本身特征!
2 楼 文友: 2014-07-19 17:26:59 本小说的语言凝练,生活化,没有给人啰嗦的感觉,值得我们学习!
 楼 文友: 2014-07-19 17:28:21 作者的小说方面的造诣很高,希望爱好文学的朋友多多关注,相互学习,相互提高!祝好!
回复  楼 文友: 2014-07-19 19:46:09 共同努力!共创辉煌!
4 楼 文友: 2014-07-19 18:45:1 谢谢编辑的精彩点评!受累了! 踏踏实实做事,本本份份做人,愿以文字结交天下好友
5 楼 文友: 2014-07-20 14: 1:59 哈哈哈,亏了你的闺女跟你的机智,要不你这乡亲可就惨了。可恨的骗子,就是这电话号是怎么泄露的 我也不明白?

一篇相当生活的文章,古朴中飘着泥土的芳香。欣赏问好朋友。遥祝夏安; 总有一份感动来源与文字,总有一份执着诱惑着人生
回复5 楼 文友: 2014-07-21 04:57:21 老朋友好!咱也不清楚这电话号骗子是咋知道的,我也想知道。
6 楼 文友: 2014-07-20 15:21:28 人物语言动作描写很精彩。生活中的平凡下,大哥笔下的好故事。
回复6 楼 文友: 2014-07-21 04:58:47 弟弟好!这事一个真实的故事,我不明白的事,电话号是咋丢的?
7 楼 文友: 2014-07-22 12:48:2 老弟的语言特生活化,人物刻画非常形象,生活气息很浓,故事教育意义积极,我喜欢你的创作风格。天津治疗妇科方法
芪斛楂颗粒
益母颗粒需要经常吃么
猜你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