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灭道灵 第三十七章 桥下谷

2020-03-06

不灭道灵 第三十七章 桥下谷

这一昏迷,就是整整一天时间,一天后林九睁开了眼,全身刺痛,难以起身,他挣扎的坐起,手掌刚一触碰物体,便有剧痛袭来,火辣辣的感觉如掌心没了皮肤。

林九急促喘息,环顾了下四周,不见胖子人影,只能一个人在安静的房间内,默默的坐在那里。

许久,他缓缓低头,看着自己的双手,在他的手掌上有数好几道刮伤的痕迹,那些痕迹都是指甲深陷所致,此刻的疼痛,显然是这两天的昏迷,使得这些印痕凝聚成痂,触碰后又有血水溢出。

林九面无表情的看着手中流出的血水,他没有刻意擦拭,直至眉宇拧起愤怒,紧咬的牙齿发出“嘎嘣”声响,他低吼一声,双掌紧握之下,掌心上所有凝结的血痂被他生生捏破,他的双手再次血肉模糊,鲜血落在地上,使得房间弥漫上一股血腥气息。

“终有一日,我要将所受的屈辱连本带利数倍的奉还。”沉默至今,林九第一次开口,话语沙哑如同不是他的声音。

时间一晃,又是一天时间过去,林九没有离开屋舍半步,他不想出去,不想看到任何人,只有胖子陪伴在身,不时向他转达一些外面的情况。

经胖子告知,自那天他离开东峰之后,北峰的弟子击败了东峰,成功问鼎低阶弟子第一人的称号,而林九之名也传出南峰,被三峰弟子熟知,这两天在外门当中,最多的话语便是围绕在林九身上。

今日就是林九接受责罚的日子,那天方愚长老让他去桥下谷面壁三载,对于修灵者来说,三年时间不算长,一些修为高深之人,或许一次闭关就是百年岁月。

可对于林九却是难熬,他刚踏入修灵一途不久,凡心未泯,三年时间已够他做很多事情。

既然要进入所谓的桥下谷如此长的时间,南柯交代他寻找灵石的事情只能交由胖子去做,将此次“交流会”所获灵宝丹药给予胖子后,林九只留下几把飞剑。

“九哥,要不你也和如真一样……逃离宗门吧。”看着手中的灵宝丹药,胖子面露难看,哀声说道。

林九不解,疑惑地瞥了胖子一眼,出声打趣问道:“怎么?我此番只是去面壁,又不是去投胎。”

胖子沉吟少许,将手中物品放置一旁,咬牙说道:“方愚长老让你去的桥下谷万万是去不得,因为……那里是宗门的另一处禁地,就如那葬墓古林,到处充满了危机,你要是去了,肯定凶多吉少。”

闻言,林九蓦然一愣,顿时陷入沉思,难怪东峰长老那么轻易就绕过自身,多半是认为他进入桥下谷,也是必死无疑,至于方愚长老为何让他去往此处,十有八九也是留给他一线生机。

经过胖子滔滔不绝的介绍,林九终于对那方禁地有了一丝了解,不过他倒是没有表现出丝毫畏惧,反而拍了拍对方肩膀,安抚说道:“放心吧,此去固然危险重重,但这是宗门对我惩罚,那些灵宝飞剑你暗中换成灵石,切忌要隐匿身份,外门鱼龙混杂,不乏有凶恶之修觊觎,你小心点行事。”

听到嘱咐,胖子点了点头,旋即好奇问道:“到底宗门为何要惩戒于你,难不成就是因为你得罪了一名首席弟子?”

“入宗时,我杀了一名八代弟子。”林九轻叹了口气如实告知,胖子不是外人,所以并未对其有什么隐瞒。

“就是东峰长老口中的那名陈德?”胖子骇然吃惊,继续追问。

林九略微沉默,没有否认,可要说陈德是死在他的手中,多少有些为过,想起对方死前的凄惨模样,当初若非有着古玉保护,也许死的就是他了。

就在二人交谈大约一个时辰左右,房门外多出一道身影,那是李才。

林九急忙推开房门,李才的身影站在门外,刺眼的骄阳在其背后,使得他的身躯让人看不清晰。

林九没有说话,只是抱拳深深一拜,眼前之人可算是他的救命恩人,若非后者出现,也许他今日修为早已被墨正阳废去,沦为废人一个。

李才也是沉默,半响后,方才出声:“走吧。”随之转身而去。

和胖子打了声招呼,林九不再多言,迈开步履跟了上去。

二人沉默中一路下了南峰,其间路过广场,斗法台周围的弟子见到林九,全都面露古怪,虽说还是一如既往的在远处指指点点,但大多数人看向林九的目光中少了一丝惧怕,多了几分敬重。

没有多久,在李才的带领下,林九来到一座平台之上,平台连接着一座木桥,此桥林九再熟悉不过,正是当时入门考核的最后一道关卡,他当初就是止步于此,无缘进入外门。

“木桥下便是桥下谷,这一次入谷,三年内不得出来,切忌。”李才盯着下方的深渊看了许久,当他收回心神,蓦然运转修为而起。

林九刚被漆黑的深渊震撼心神,就感觉到身躯被一缕虹光包裹,整个人便是悬空漂浮起来,接着在一双大手抓扯下,直接向着宛如地狱般的深渊冲去。

一路疾驰而下,林九修为外露,抵挡了犹如刀刃般的罡风,当他下落到近百丈深时,眼前呈现一片黑暗,看不到任何景象,就连近在咫尺的李才都好似消失,若非清楚的感觉到对方大手依旧抓扯着他的手臂,定然会以为身旁无人。

在这种黑暗笼罩下,时间一分一秒流逝,不知过了多久,不知下落深渊多深,林九只知道,这深渊好似深不见底。

直至身旁传出李才一声低沉的叱喝,林九身子一怔,脚下传来一股实质感,眼前的黑暗终于消失,二人最终降临深渊底部。

揉捏了下模糊的双眼,当林九睁开眼睛之时,一副景象瞬间呈现在他的眼中。

空山寂寂,冷月如勾,他仿佛置身到了另外一片世界,远处上方悬挂的弯月以及天幕上的寒星,这一切虽说是阵法凝聚形成,但恍惚之下,一时之间也分不清楚,夜色中山谷凄清幽冷,其内时而传出几声鸟戾,声音划破了寂寥,回荡谷中久久不散,这一幕给人的感觉是阴森恐怖,但又让人如痴如醉。

在距离林九不远处的山谷入口前,那里有一座木屋,显然曾经有人在此住过。

“我要是你,就在屋中呆满三年,谷中凶险异常,你……还是少些出入。”李才伸手指了指木屋,目里划过一缕追忆,可乍然一看,又好似依旧淡漠,说完,他仰望了下上空,修为爆发之下欲要离去。

见状,林九欲言又止模样,旋即连忙出声问到:“李师兄,你……是九代弟子么?”

这个问题一直困扰他许久,此刻突然想起,对于李才身份他十分好奇,四峰交流会当日,对方现身救他一命,连身为西峰首席弟子的墨正阳都称呼其为师兄,可见其中定是暗藏猫腻。

闻言,李才散出的修为顿时内敛,身体停滞片刻后,轻声说道:“我是九代弟子……却非你们这一代的九代弟子,其实凡天宗内,只有外门与内门弟子之分,在这外门当中,无论是九代八代,亦是七代六代,身份辈分皆是同等,都是……宗门的傀儡罢了。”

说到最后,李才眼中赫然出现一抹悲哀,喃喃宛如自言自语:“十年前,外门设立四峰,南峰被宗门派去探索一片灵墟,可那一次……死了……都死了,唯独剩下我苟活于世。

李才眼中悲哀更浓,似乎发现自身的失态,深吸了口气后,便是陷入沉默。

林九低头目露同情,虽然只是只言片语,但从中不难得知,眼前的李师兄真真切切是名南峰弟子。

“师兄……抱歉,我……”没想到自己的一句无意提问,使得李才想起悲伤的过往,身怀愧疚时,林九抬起头颅想要说些什么,然而发现,此刻前方空无一人,早已不见李才的踪迹。

唯有深渊上方,一道虹光冲出,沉厚的声音回荡整座山谷:“方愚长老让你来此修炼,定是对你看重有佳,深渊高有万丈,何时修炼到九层聚气境,何时出来……”

望着上方逐渐被黑暗吞噬的虹芒,林九双掌奋力一握,九层聚气修为便可虚空飞度,踏空而行,想要离开此地倒是不难,届时回到外门,就是他寻墨正阳报仇之际,对于自身所受的侮辱,他会加倍偿还于对方。

洛阳牛皮癣医院哪家好
糖化血红蛋白怎么检测
成都十佳癫痫病医院
猜你喜欢